传世“剔红”美 快手与《了匠3》共赏当代匠人工艺

时间:2021-06-21 07:09:02阅读:568
“在现代做一个匠人到底意味着什么?除了追仿经典的样式,追求技艺上的精工,还有很多可以做的事。一件又一件作品的完成,不断地给我带来一次又一次的刺激,或者是惊喜,或者是愤怒,这样的生活比没有刺

“在现代做一个匠人到底意味着甚么?除了追仿经典的样式,追求身手上的精工,还有良多能够做的事。一件又一件作品的实现,不竭地给我带来一次又一次的刺激,大概是惊喜,大概是愤慨,这样的生活比没有刺激的生活要雄厚得多。”这是在4月11日播出的《了不得的匠人》第三季最新一集中,故事主人公、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“剔红”的传承人文乾刚对于现代匠人的理解。

乾刚老爷子这种敢拼敢闯、爱应战的性情也被他的门徒们看在眼里,陪伴着身手的传承一并延续下去。节目的首席合作方,公民短视频APP快手,也一同见证了这位“老顽童”的“剔红人生”。

剔红,是中国漆器独有的装饰技法。其法常以木灰、金属为胎,在胎骨上层层髹红漆,少则八九十层,多达一二百层,至相当的厚度,待半干时描上画稿,然后再雕刻花纹。明黄成曾在《髹饰录·坤集·雕镂第十·剔红》中写道:“剔红,即雕红漆也。……宋元之制,藏锋清楚,隐起油滑,纤细精致。” 行内的师傅都说漆是与人共生的,这点在“剔”这一个步骤便表现得极尽描摹。马未都曾经这样解释“剔”,以硬碰硬为雕,以硬碰软为剔。这是中国字的奇奥,一个剔字道出了剔红的不易。

马宁是乾刚老爷子门下最小的门徒,自小学核雕的他长大今后也一向没有放弃这个他此生最大的爱好。当初在报纸上看到文乾刚招徒的消息后,马宁便找上门去,凭仗满腹“杂学”通过了“考试”,成了乾刚老爷子的门徒,专心进修剔红。闲暇时光,马宁还会在快手APP上给浩繁快手用户讲一讲,他所钟爱的“剔红”身手。从汗青到工艺,马宁在快手的短视频中拉开了话匣子,为快手平台的用户们逐一讲述。

与其他师傅带门徒,要求门徒在一个处所专一苦练差别,乾刚老爷子喜好带着自己的门徒处处走走,在大自然中感受画面的条理质感。亲临犹如水墨画的自然风光,远比在画布前摹仿先作要理解地更为透彻。在乾刚和马宁师徒眼中,剔红的传承和成长就在这一山一水之间,延续宏扬。

在一样夸大“记录”过程本身的快手平台,也有这样一群专攻古代身手、潜心民间古代雕刻艺术的快手用户,而且把他们雕刻作品的过程拍成短视频上传到自己的快手账号上,与其他快手用户共享。

快手用户“核痴~老秦”就是这样一位传承民间手艺的核雕匠人。在他的精心雕刻下,一枚枚维妙维肖的核雕作品展示在世人面前。无论是手掌上的纹路,还是佛珠上的沟痕,每一个细节都拿捏地非常精准。

另一位快手用户“天作之核 美娜”则善于在小小的核桃上雕刻林林总总的人物雕像。无论是肝火中烧的关公,还是圣洁祥瑞的观世音菩萨,每个作品的面部表情都描绘地非常精准、活灵活现。

随着时代的变迁,古代意思上的“匠人匠心”精神也一样在不竭演变,正如师傅乾刚老爷子在纪录片中提到的,“剔红这门古代艺术,过去的五六十年间,属于作品产物时代。未来的时代,由于它的文化层面逐渐被重视,剔红这一工艺的建造过程,以及对其文化的认识,逐渐会成为很重要的市场,甚至比产物本身更为重要!”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